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四章 将计就计
    3月7日上午,汪朝山二十多名亲戚在汪朝山父亲和俞甜父亲的带领下,分乘六辆小车,很快就到了吴陵镇政府门口,二十多人进入大院内,俞甜捧着汪朝水的遗像“嗯嗯”地哭,两个妇女扶着她。汪朝山冷冷地跟在后面,他只想旁观,看看这场戏谁是主角,想怎么唱。

     有人指他们到****接待室来,接待的人问反映什么事。俞甜的父亲说:“你们政府把我家汪朝水搞死了,还问我们来什么事?!”接待的人莫名其妙:“你说什么?”俞甜的父亲说:“我不同你说,叫你们镇长来,把凶手交出来!”这时,冯立、陈启元等人来了,冯立说:“正好,我们正要同你们谈谈,麻烦到我们派出所去一下。”俞甜的父亲说:“凭什么!”陈启元拿出《询问通知书》:“麻烦,请您配合一下。”一同来的人中有人开始起哄:“不去!你们派出所狠啊!”俞甜的父母跑出门,在政府办公楼前烧起纸钱来。汪朝水的母亲也在接待室里哭起来,哭声越来越大,一同来的一些妇女也不禁流下眼泪。有人要把办公楼的大门锁起来。冯立、陈启元等人一个一个地劝说,但没有人听,场面越来越混乱。

     冯立大声说:“你们的心情我们理解,但现在不是在这里发泄情绪,我们要做的是查清事实,抓住凶手!”汪朝水的父亲正红着眼,猛地拍响桌子:“你们抓啊!你们把政府的人都抓起来!你们不敢,你们也没有那个本事!”俞甜的父亲拿出鞭炮在办公楼前放了起来,“噼啪”声几乎把所有人的情绪都调动起来了!陈启元对汪朝山无奈地笑一笑说:“你是明白人,像这样做有用吗?到底是害谁呢?”汪朝山头脑已经燥热起来,他猛地喊起来:“我是明白人?!那你们就是糊涂蛋!你们为什么到现在还不抓住凶手?你们想干什么?没本事破案,欺负老百姓倒狠得很!”汪朝山声嘶力竭。他的泪水滚了出来,他觉得自己太憋屈了,太压抑了!他想大声说,不,是大声骂,大声哭!他觉得自己已经疯狂了,好!疯狂吧,让自己疯狂吧!看!大家都疯狂了!俞甜的父亲拿起砖块砸向办公楼的窗户,窗玻璃“哗”地碎得一地,汪朝水的父亲在接待室里也拿起板凳砸起桌子来。

     冯立拿出喇叭喊:“全部停下,不然对你们使用武力!”已经没有人理会,狂躁的情绪似乎已经占领了理智!冯立喊道:“带离!全部带离!”派出所的人一下子冲了上去,喊着:“不许动!警察!不许动!蹲下,蹲下!”“其他人让开,让开!”“不许动!不然使用警用喷射器!”各种警告声、哭声、咒骂声、砸桌子声、玻璃碎裂声、叫声混在一起。几个人把俞甜的父亲和汪朝山的父亲按到在地上。汪朝山的父亲正在兴奋中,突然被按倒在地上,他嘴里咒骂着,使劲的挣扎,抓住一个民警的衣领。民警要他放开,汪朝山的父亲不放,“辣椒水”一下子喷在脸上。汪朝山的父亲一声惨叫,用手捂住眼睛。汪朝山看不下去了,冲上去要推开准备拷住父亲的民警。陈启元一声喊:“不许动!”从其身后一把锁住他的脖子,一拖,顺势将他摔倒在地上。汪朝山要爬起来,一阵冷冷的风喷在脸上,一股刺鼻的味道直接钻到鼻腔里,脸上火辣辣的刺痛,他咳嗽着,眼泪辣得流了出来,他想用脚踹,但踹不起来。陈启元和另外一个民警直接将汪朝山架上了警车。汪朝山好像听到有人喊:“警察打人了,警察打人了!”但已经听不真切了。

     汪朝山在车上时,想把自己的情绪整理一下,但不行,静不下来,直到被带到吴陵派出所下车时才知道,抓他来的人是陈启元。陈启元把汪朝山带到水池边,让他洗脸。汪朝山胡乱的用水在脸上冲来冲去,直到脸上可以感觉水的冰凉,才感到好了一些,于是说:“脸上还痛啊。”陈启元说:“过一会儿就好了。”

     陈启元一面安排人把上午的视频资料整理出来,一面把汪朝山带到一个房间里,在汪朝山坐下后,站在他身边,笑着递给他一支香烟。汪朝山把烟推开,说:“我不抽。”陈启元自己把烟点着,说:“你今天在干什么呢?”汪朝山火气未消地说:“你凭什么抓我?!凭什么?!你们好抓不好放!”

     陈启元的脸色开始冷峻起来,眼睛俯视着汪朝山,直盯着汪朝山的眼睛。汪朝山猛地站起来,发怒说:“你干什么?就你这样子还想吃人啊!你已经打我了,你继续打啊!”

     汪朝山话音未落,陈启元突然垮下脸,把手压在汪朝山的双肩上,将汪朝山按坐到椅子上,陈启元弯着腰,正对着汪朝山的脸,几乎是咬着他的鼻子说:“您今天表现不错啊,发泄得很不错啊,您继续啊!您还想干什么?我送您一把砍刀怎么样?就从这里砍起,来,向我颈子上砍!来,向我头上砍!你本事不小啊!拳头硬啊!打啊!向我这里来啊!”陈启元语速越来越快,声音越来越大,眼睛直瞪着汪朝山!陈启元觉得他必须愤怒起来,来给汪朝山兜头泼一盆冷水,要让他清醒起来,不能再这样打哑谜下去了,案件没有汪朝水家人的配合不行,现在可指望的也就只有汪朝山。

     面对陈启元似乎失去理性的愤怒,汪朝山又有点懵,有点不知所措,他身体向椅子后面挪了挪,想尽量拉开同陈启元的距离,脸上挤出一点笑容,说:“陈所,你这是干什么?”

     陈启元反问道:“你问我干什么,我还要问你在干什么。你想不想看你今天在干什么?”陈启元很快拿来整理好的视频资料。汪朝山看着看着,脸色严肃起来,他看到了一个疯狂的自己,他几乎认不出视频中的自己,狂暴的眼神、扭曲的面容、粗俗的动作……骨子里的魔鬼正狰狞地对自己微笑!

     汪朝山觉得震惊,这到底怎么回事!陈启元一言不发,房间里除了视频中发出疯狂的喊叫外,什么声音也没有。汪朝山觉得视频中的声音太刺耳了,自己的心里太乱了。

     “把视频关掉吧!”汪朝山叹了口气说,“你们打算怎么处理今天这事?”

     陈启元说:“今天的事不是我关心的。我想,也不是你最关心的。你我最关心的应该是人是怎么死的。你说呢?”

     汪朝山又叹了口气,没有说话。

     陈启元是怀疑俞甜的,汪朝山奇怪的态度让陈启元觉得汪朝山也在怀疑俞甜,但他不确定,所以他用话试探说:“我们只是查清事实,给死者一个交代。杀死汪朝水,这不管是谁干的,不论是你,是我,还是其他任何人,干了,就要承担后果。你我不是上帝,不可能决定别人的命运,每个人的命运都是他自己决定的。”

     汪朝山还是沉默。

     陈启元又说:“我坚信法律是给人出路的,怎样保证每个人——不管是受害人还是加害人——其合法、长远的利益是整个法律体系存在的利益基石,也是立法、司法、执法者永远的追求。我们在纷繁复杂中,有时根本不知道自己的所作所为到底是不是正确的,那就按照法律去办。法律毕竟是我们身边处理矛盾的最后途经,在人情道德处理不了时,你只有依靠它。”

     汪朝山又轻轻叹了口气,问:“我该怎么办?”

     “你只要做好你的本分:安顿好父母是你做儿子的本分;今后侄子在成长过程中有什么要求,弟媳有什么物质要求,你要有准备,这是你做哥哥的本分;你还有做丈夫的本分,做父亲的本分,工作的本分等等,有些你是个人的事,我就没有什么资格好指手画脚的。”

     “那我弟弟的案子?”汪朝山问。

     “那就是我的本分,你可以依法监督,当然我们需要你的配合。”陈启元说。

     “好的,我尽量配合好你们。”

     “现在情况不明,你不要胡乱猜想,想多了,各行其是,反而不好。有什么想法,我们互相沟通,商量着来,总是好事。”陈启元决定现在要捅破窗户纸了,“你是不是怀疑俞甜了?”

     汪朝山再叹了口气:“我不知道是不是,侄儿子太小啊,下面怎么办,我也不知道。”

     陈启元笑着说:“如果我们要抓她,你能阻止的了吗?如果是她干的,侄儿怎么办?你恐怕要费神了,你肯定不会让我们把他送到福利院,但你不会因为要多带一个小孩,而让你弟弟白死了吧?更何况,是不是俞甜干的还不知道呢。你想那么多干什么?有用吗?”

     汪朝山想了想说:“对,你讲的对。那我父母现在在哪里?今天的事怎么处理?”

     陈启元问:“今天到政府去是谁提出来的?”

     汪朝山说:“是俞甜的父母提出来的。事情出来后,俞甜一直没有和我们讲话,她有没有和她爸妈讲什么,我就不知道了。以前俞甜的父母很少到这边来,这次他们这么热心,我觉得不正常。”

     “征地的事,你知道不知道?”陈启元问。

     “我知道,镇里和学校校长找到我,希望我做做我弟弟的思想工作,我就打了电话给我弟弟。他讲过几天回来,没想到人就突然走了。”

     “汪朝水回来,你不知道?”

     “不知道,我父母都不知道。”

     “汪朝水有没有车子?”

     “没听说啊,但他的确有买车的想法,去年还考了驾驶证。汪朝水收入不错,要买车子应该问题不大。我再提供一个情况,我弟弟在临海市那边有一个相好,具体是谁我不知道。这个情况是他对我讲的,我讲了他,但他不听。这情况我没有告诉任何人,俞甜应该不知道。我想起来的就这么多。”

     陈启元说:“好,谢谢你!一会儿会有民警来做笔录,你实事求是讲就行了。今天的事,你们的确是违法了,肯定要处理,我们会依法在适当的时候给当事人适当的处理。”

     汪朝山说:“你们考虑的比我周全,事情就全部听你们的,我会做好配合的,不会再给你们添乱了,有什么事随时打我电话。”

     陈启元在报告了同汪朝山的谈话情况后又来到俞甜所在的询问室,俞甜还在那里一声又一声地哭泣,哭长了,干脆就躺在地上。陈启元走到她的头边,弯下腰来,轻声地一个词一个词地说:“今天闹事,我们怀疑,有人故意阻止我们调查,就是要,汪朝水白死!我们决不会让他们得逞,你说呢?”

     “你胡说!”俞甜终于说出了一句完整的话,虽然只有三个字。

     “我胡说?汪朝水是怎么回家的,你不能不知道吧。”

     “他一个人回家的。”

     “他开车了吗?”

     俞甜明显一愣,说:“他是开车回来的。”

     “什么时候回来的?”

     “3月3日上午回家的,当天下午就到临海市去了,怎么人就出了事。”

     “他回来干什么?怎么当天就走了?”

     “不是****的王长水要他回来的吗?”

     “既然是为征地的事回来的,他为什么没有和政府或村委会的人见面,第二天就走了?”

     “他不愿征地,有什么好讲的!”

     “既然都不愿征地了,他还需要回来吗?既然回来了,又为什么没有去和人家谈呢?征地这样的事,他既然回来了,难道就不和他父母商量一下?”

     俞甜沉默着。

     “汪朝水开车回来,车子是什么时候买的?”

     “我不知道。”

     “车牌号是多少?”

     “不知道。”

     “车子登记的是谁的名字?为什么不是你们两个的名字?”

     “我不知道!”俞甜大喊着,情绪一下子激动起来。

     “喝杯水吧,好好想一想。”陈启元递过一杯水。

     俞甜接过水杯,喘着气,仰着头,一口也不喝,泪水从紧闭的眼角滚了出来。

     张镇邦通过监控看着谈话,说:“谈话先停下来。让王强迅速把临海的情况报过来。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