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五章 救美
    直到李逸他们走得没影了,氤筑才拍了拍墨夜的脸:“你还好吧?”

     墨夜摇摇头,他竟然被这个女生给救了,就知道她是武林中人,不然怎么那么神秘。

     “你能走吗?”这么大的块头,她也搬不动啊。

     墨夜摇摇头,中毒加失血过多,现在他根本就不能移动半分。

     “真麻烦”氤筑皱皱眉头,现在她还没有练出内息,根本挪不动墨夜,就像刚刚,如果李逸真要跟氤筑死磕,那倒下的一定是氤筑,还好李逸是个惜命的人,被吓走了。

     盘膝坐下,双掌抵向墨夜的背部,一股热热的灵魂之力便被引入了墨夜的经脉之中,那股气息在墨夜的经脉中四处游走,修补着受伤的地方。

     夜色四合,月兔东升,一缕缕月华的力量被氤筑所吸收又传到墨夜的身体中,融合改造着墨夜和身体,受伤的地方已经结痂了,墨夜也在调息着,待实力恢复了两成之后,墨夜睁开了眼睛。

     氤筑见墨夜醒了,便招呼了一声:“走吧!”

     墨夜有些茫然:“去哪儿?”

     “当然是去你家啊,我又没有家”氤筑说得理所当然。

     “哦”墨夜点点头,想到自己得来的那些消息应该是真的,今天早上出了那样的事,苏家主事人应该不会善罢干休。

     墨夜居住的是一幢很大的花园别墅,就是有点远,还有点冷清,诺大的别墅除了墨夜外,别无一人。氤筑满意地将软剑扔给墨夜:“总算有个遮风挡雨的地方了。”

     墨夜有些心疼,这个女生实力虽强,但家人实在是太让人寒心了,不像他,就算他什么都不管,家里人也从来都没有亏过他。特别是他爸爸,全力支持他所做的一切。

     “对了,你中的毒是金鹤子,每到午夜,你会内力全失,而且全身抽痛到骨头缝里,很难受,不过很好解,用十二月十二日的梅花七朵,九月九日的一种名叫瑶台玉凤的菊花,阴阳泉水三两一并服下,便可解毒。”说完,氤筑将房门一关,往床上一躺,休息。

     第二天,氤筑弄好早餐后,便开始打坐调息。一刻钟后,墨夜也出来了,看到桌上的早餐,明显有些呆愣,尝了一口,久久不语。

     “怎么,不好吃吗?”也不记得多久没有做过饭了,好不好吃也不知道,尝了一口,勉强啊,冰箱里只有这些食材,氤筑冷冷地看着墨夜,如果他敢说一个不字,她就把这些早餐全部塞进他的嘴里。

     墨夜闭目思考了一会儿,才认真地说道:“真的很好吃,我从来没有吃过这么好吃的早餐,平时我都是直接到外面去吃的,不好吃。”

     这下氤筑圆满了。

     高三二十班是一个非常有特色的班级,其中高富帅,白富美到处都是,混黑道的,金融大亨也随处可见。而他们的老师也非常地有特色,无一不是外国名牌大学毕业的,但有一个特点,那就是,他们都特别地年轻。

     氤筑和墨夜来到高三二十班的时候,班上一个人都没有,两人面面相觑半晌后,才知道原来高三二十班的老师和学生都参加一个有名的盛宴去了。

     有名的盛宴,墨夜不屑去,氤筑是别人不邀请她。两人都无所谓,来日方长嘛,反正会见到老师和同学的,不见也无所谓,反正都两只眼睛,一张嘴,与前世那些红粉骷髅,妖魔鬼怪相差甚远。

     既然老师和同学都不在,那他们两人留在这里也没什么意思了,两人便出了校园随处走动。

     “走,去那边的巷子看看”氤筑指了指旁边偏僻的巷子,直觉告诉她那里有她想要的东西。

     墨夜没有意见,两人便走进了巷子。进去之后才发现原来巷子中别有洞天,街不大,但人特别多,来来往往的人穿戴得都非常高级,经过多方打听,才知道这些衣冠楚楚的人都是来自全国各地珠宝商,而此地正是北宁最大的地下赌石场。

     所谓赌石,就是从玉矿中采集出原石,这些翡翠多半被厚厚的石头包裹,而现代的科技无法透过外表的石头检测出里面是否含有翡翠,这赌石主要赌的就是人的眼力和运气。

     氤筑动起了心思,这倒不失为一个快速赚钱的好方法,“走,我们也去看看。”

     和墨夜走了好几家商店,也了解了赌石的规矩。两人来到最大的一家原料场,此地正在解石,所以围了好些人,当然一部分纯粹和氤筑他们一样是看热闹的,一部分则是来自各地的珠宝商。

     “这公子哥可真有钱,花了三百万买了这么大一块毛料,也不知能不能解出翡翠来。”旁边的路人甲低声和路人乙讨论着。

     “我看有门,你看这纹路,去年和锦记的不就是在这样一块原石上解出了一块天价翡翠么。”

     切石机沙沙的声音响起,一块拳头大小的石头就从那块大的石头上落了下来,切出来的两边石面,颗粒细腻,但却是白花花一片。站在旁边的年轻公子哥也不急,只喊了声“继续,从中间切。”

     应客人要求,解石的师傅从中间切了下去,这下公子哥的脸色变差了点,“再切。”

     最终整个石头都切成豆腐块大也也没见一丝绿色,公子哥啐了一口,只叹道:“今天手气不太好,明天再来玩吧!”说完便消失在了茫茫人海中。

     氤筑饶有兴趣,因为她早就发现自己的心眼神通并没有消失,不知道能不能看出毛料中有没有翡翠,如果可以的话,那钱的来源就不用愁了。

     接下来,又有一个中年大叔解石,听旁边的人说,这个中年大叔就是和锦记的二当家,去年的那块天价翡翠就是他解出来的。氤筑用心眼对着中年大叔脚边脸盆大小的三个毛料望去,只见透过一层白花花的石头,中下部分有一团墨绿色,只是绿色中间穿插了一层又一层的藓,所以整个料子的表现并不好。而另外两人都是白花花的一片,什么也没有。

     氤筑不知道自己是否看错了,所以只有等解完石才能知道,同时她也发现了自己的心眼神通似乎退化了,才看了这么几个石头,她有脑袋就胀胀的,很不舒服。

     中年大叔指定了切割的位置,解石的师傅固定了石头,再洒了些水开始切割起来。想来中年大叔还是有些本事的,指定的位置正好是出绿的地方,切下一片后,解石的师傅在石头上浇了些水,不知谁喊了一句:“出绿了。”顿时,周围的人群骚动了起来。

     赌石场的老板大喊了一声“安静”,同时身后魁梧的保镖也站了出来,人群立刻就安静了下来。“大家都往后面退退,不然没法解了。”

     解石的师傅看着中年大叔,示意他指示下一步如何。中年大叔对着那片墨绿观察了良久,脸上也有了喜色“那就慢慢擦吧!”

     解石的师傅拿了强光电筒,擦了约莫一刻钟,当整块翡翠暴露在空气中时,中年大叔脸上的喜色已经消失不见了,翡翠不大,只有鸡蛋大小,但却是正宗的阳绿,可惜翡翠里面全是藓,根本没法做首饰,所以这一切料子算是废了。

     中年大叔地是个见过大风大浪的人,这赌石,一刀穷一刀富,他看得还算明白,所以很从容地指挥师傅将另外两块毛料也切了,但均没有收获。

     心里失望是在所难免的,但这点损失还是承担得起的,中年大叔没再说什么,直接走人了。

     氤筑拉了拉墨夜:“你知道哪些翡翠值钱么?”

     墨夜摇摇头:“我从来不关心那个。”

     算了,当她没问,起身走到一堆西瓜大小的毛料中间,刚拿起一个,赌石场的老板就过来了:“小姑娘也想玩玩么,这里的料子是别人挑剩的,五百块钱一个,随便选,我们可以免费帮你解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