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四章 跳级
    校长越过几位老师,来到氤筑的位置,桌上的试卷非常整洁,从语文到地理,一张一张,像从来没有动过一样。老校长拿起一张语文试卷,开始字迹非常僵硬,似乎是初学者一般,不能控制所用的力道,但到了后面,一字一划都非常流畅,娟秀的卫夫人小楷,似乎有着很多年的功底,校长有些疑惑,又翻了翻后面的试卷,试卷的主人似乎非常小气,每一题都回答得非常简洁,但却让人找不到扣分的地方。

     “校长,好苗子啊,今年我们北宁一中要杀出一匹黑马啦”几位老师已经批改完了墨夜的试卷,看他们个个满脸喜色,就知道墨夜的成绩绝对令他们满意。

     老校长接过墨夜的试卷,几乎每门都是满分,满意地点点头,“嗯,此子的字也非常不错,如此霸气流畅的行书,恐怕在校没几个人能比得上,可见此子在书法上也是下了一番工夫的。”又将氤筑的试卷递了过去,“你们看看这女生的答卷如何?”

     几位老师虽然不是很愿,但还是接过了试卷,拿起红笔准备修改。那语文教师一接到氤筑的试卷便皱起了眉头,看那个女生长得蛮清秀,怎么字这么僵硬,这又不是大冬天,难道手指不灵活,但越改到后面,他就越心惊,因为此女答题简洁,没有一个多余的字,但题题都答到了重点,比标准答案还简洁,

     等各科老师改完试卷后,心里都有一个猜测,“校长,这个女生该不会是做过这一套题目吧,这答案比标准答案还标准答案。”最后还是语文老师提出了大家的疑惑。

     校长也不知道该怎么解释,因为他看到氤筑的答卷后也是这么认为的:“那这样吧,先让两人到高三二十班去,你们怎么看?”墨夜校长是不担心的,因为上头特地关照过,所以他的任何行为学校都不会管,而氤筑,校长很了解她,她是不会主动生事的,所以在二十班应该能过下去,顺便尝试一下高三的生活,如果考不上,明年再复读便是,反正氤筑还年轻。

     如果让氤筑知道校长此时的想法,肯定连撞墙的心思都有了。她可是元界有名的魔女,怎么可能搞不定一帮凡人。

     “对了校长,那个女生是不是早上逼得苏子幕转学的苏含悲,太过分了,家事就不要拿到学校里来讲嘛,逼走了这么一个五好学生”语文老师像是想到了什么,摇摇头,一副长吁短叹的样子,实际是苏子幕就是他们一班的,一班是一中公认的最好的理科班,苏子幕更是其中的佼佼者,苏子幕走了,一班考上一流大学的人就少了一个,这与班主任的奖金是直接划勾的,奖金平白无故少了一笔,他当然很不满意了。

     校长这才想到早上的事,苏子幕也是个好孩子,只是苏含悲那孩子应该不会那么做,这其中会不会有什么误会,本想问一问的,但年纪大了,记性不好了,怎么一转头就忘了,不过,既然走了,那改天再问问吧!

     氤筑又回到了昨天呆的那棵大树,不过她也意识到一个非常严重的问题,那就是她没钱。想她逍遥三界的九幽魔女什么时候缺过钱啊,现在却只能找些大树作夜宿之地,找野果来果腹,真是丢人丢大了。正在思考着以后日子怎么过的时候,一个黑衣人跌跌撞撞地出现在氤筑的视线中。

     已经走不动了,昆仑的人真的是太无耻了,故意设下陷阱伤了他,当然这也怪他的社会阅历太浅,现代人都知道好人没好报,好心扶受伤的老奶奶去医院,没想到那老奶奶竟然是个陷阱,对他下了毒,现在他的内力只能发挥出五分之一,这就让昆仑的那帮伪君子有了可趁之机。

     “墨夜,你逃不掉了,还是乖乖地束手就擒吧,”李逸现在非常的得意,明年就是十年一次的武林大会了,如果除掉了墨夜,那明年的武林之星就是他了。他比墨夜大了两岁,但从小到大,墨夜都像一座大山一样压在他的头顶,每次师傅都拿他跟墨夜作比较,甚至连武林第一美女钟钏儿都有意于他,这些本来都是属于他的光环,却被墨夜抢走了,这让他如何不恨。

     而墨夜最失败的就是在人际方面,他为人比较冷漠,又爱挑战他人,所以在武林中得罪了不少人,但摄于他的武力值,一直都敢怒不敢言,这次逮到机会,不把他往死里整才怪。

     墨夜吐出一口淤血,背靠在了大树上:“废话少说,你们这帮卑鄙小人,只会暗箭伤人。”

     李逸呵呵一笑,掏出一把扇子,呼啦呼啦扇了起来:“俗话说,兵不厌诈,不要是你人缘太差,也不至于落到如今这个人人喊打的地步啊!”说完便一甩扇子,几根细如牛毫的银针便朝墨夜飞了过去。

     脑袋一偏,银针钉在了墨夜的耳畔,又抬手挡开了一条软鞭的袭击。李逸看到墨夜还在垂死挣扎也不恼,从腰间抽出一把软剑轻轻擦拭起来。那剑本来是墨夜的武器,但被李逸夺了去,他这一动作无疑是在向墨夜发出挑衅,武器都拿不住,还能干什么。

     瞬间所有人都退后,李逸挥剑上前与墨夜缠斗在了一起,墨夜本来中了毒,发挥不出本身的实力,而且还逃跑的过程中还受了伤,不一会儿,手臂就中了一剑。

     “哈哈哈哈”李逸大笑着“自从三年前你败了我,我就无时无刻不在梦想着这一刻,现在你受死吧!”说完挥剑直接朝着墨夜的心脏处刺去。李逸的武功只稍逊墨夜一筹,属于二流高手,如果没有墨夜这种变态的存在,或许他可以称王称霸,但由于长期心理不平衡,所以造成了现在这样心理扭曲,如果不把心里那根刺去掉,那他将永远止步于现在的境界。

     氤筑看到是熟人,本就打算帮个忙,唉,笨蛋白痴,这世上竟然还有如此单纯的人,她真不知该怎么说好了,摘下两片树叶,一挥而出,本来刺向墨夜和软剑偏了,嗯,氤筑低下头,剑还不错,竟然没断,她可用了八分力。身子化作一道残影一跃而下,在李逸身边一转,那把软剑就到了氤筑的手中,轻轻在剑身一弹,一声轻吟从剑上发了出来,氤筑满意地点点头,“还不错!”

     李逸还没反应地过来,手中的剑就被人抢走了,众人只看见一个瘦弱的女孩站在了墨夜的身边,手中拿着本来在李逸手中的剑,好快的速度。

     李逸也反应过来了,朝氤筑行了一个抱拳礼:“在下乃昆仑第二十八代弟子李逸,请问小姐芳名?”

     氤筑像没听见似的,手在墨夜的身上轻点了几下,本来血流如注的手臂便不再流血了,手上没有伤药,就只能先止血了,好歹同学一场,也要讲点道义嘛,反正她看那个叫李逸的也不顺眼。

     看到氤筑此番作为,李逸也反应过来了,氤筑与墨夜应该是同伙,只是没有听说过武林中有这么一个年轻的,以速度见长的人物啊,又不惧昆仑名声的,难道是轻秋派的。

     处理完墨夜的伤口,氤筑才将注意力集中到这帮人身上,“再不走,难道等着我煮晚饭给你们吃啊?”

     “这位姑娘,请你先想好,我们这里这么多人,双拳难敌四手,你真的要站在墨夜那边吗?”李逸见软的不成,便用双方的人数之差来威胁对方。

     “啪啪”氤筑捏手指的声音响起,然后抖抖手腕,轻蔑地看着李逸“,你知道我这辈子最讨厌什么吗?我最讨厌的就是别人威胁我,而且威胁我的下没有一个有好下场。”

     话音刚落,氤筑的身影便消失在了原地,但仅仅半秒钟的时间她又出现在了原地。

     李逸不可思议地捂着自己的双颊,他竟然被一个十五六岁的小女孩给打了,但还好他的理智还在,在速度上两人根本不是一个档次的,而且他也看不清对方的实力,这个亏他李逸记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