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三章 笑话
    低下头,放慢自己的脚步,双手紧紧绞在一起,墨夜觉得眼前的女生突然变了,从一个无欲无求的人突然变成了一个青春期遇到心上人的害羞女生,这种反差他不能接受,在他的思想中,氤筑就该是冷清寡情却如青竹一般坚忍不拔的女子,而不应该是像现在一般,如小鹿般纯洁,如琉璃般通透,却容易受伤害的女孩。

     “学长,您找我来是有什么事么?”氤筑底下头,声音细如蚊呐,如果不是苏子幕离得近,根本就听不到。

     苏子幕浅浅一笑,伸出手摸了摸氤筑略显得干枯的头发。身子一僵,冰冷的杀机从氤筑的眼中闪过,回去一定要把头洗一百遍,然后打断那只摸她头发的脏手。

     氤筑的头更低了,长长的刘海遮盖住了她所有的表情,感觉到周围众多妒恨的视线,氤筑抬起头,苍白的脸颊上也适时地浮起了两抹红晕,“学长,我……”话也没说完,氤筑又低下了头。

     重头戏来了,苏子幕双眼微眯,掩饰住了脸上的表情,但声音却温柔得滴得出水来:“苏儿,你有什么话要对我说吗?”

     快速抬起头,偷偷瞟了一眼苏子幕,又低下头,将脸上的无限娇羞全部暴露在苏子幕的眼前。苏儿,当初就是因为这个美丽而残忍的误会,让她成为了全校师生的笑柄,是啊,癞蛤蟆想吃天鹅肉,丑小鸭想攀上英俊温柔的王子,让她成为了全校女生的公敌,让她无时无刻不在忍受着所有人的言语甚至人身上的攻击,最后不得不在大家的逼迫下转学。苏子幕啊苏子幕,她哪一点欠了他,为什么要这样害她呀。

     “苏儿,有什么话你就说吧,其实我对你也不无感觉,如果可以,我想在我毕业前我们……”苏子幕很聪明地没有把话说完,眼前这个女人也不是个白痴,不然不会以全校第三的成绩进入北宁一中,要知道北宁一中是多少学生挤破头颅也进不来的。

     氤筑冷笑,不无感觉,是啊,恨到骨子里了,当然不能算得上无感觉了。抬起头冷笑着看向苏子幕,眼中中满是嘲讽:“我们怎么样,你不是觉得我会喜欢你吧?呵呵,你脑子没发烧吧,虽然你成绩不错,长得也勉强,但充其量你也不过是我那个所谓的血缘上的父亲在外面的一个私生子而已,在我眼里,你不过就是一个笑话,你知道吗——笑话而已。”

     氤筑还特地加重了笑话二字。这让她成功地看到了苏子幕脸上从微笑到僵硬,从僵硬到苍白,如川剧中的变脸一般,好不精彩。

     不理会周围的窃窃私语,也没有再看脸子苍白如纸的苏子幕一眼,“记住,天理昭昭,报应不爽,害人终害已”撂下一句话,氤筑直接潇洒地转身走人。

     这一切都是苏子幕自找的,如果他不存了害人之心,氤筑也不会陪着他继续演戏。如果他不将这一切的伤害都加诸在她身上,氤筑自是不会将刚刚的一番话讲出来,毕竟那对于一个身分敏感的人来说是致命的打击。

     不多久,就听到苏子幕转学了消息,他到底还是年轻太小了,根本不能接受别人异样的眼光,所以只有选择逃避。氤筑对此没有任何负罪感,所以在下午的时候便悠哉游哉地来到了校长室,准备下午的跳级考试。

     墨夜在氤筑离开后也离开了,本来他就疑惑氤筑为什么会将自己伪装成那样,没想到那个苏子幕竟是那样的一个人,太会装了,连他都被其温柔的外表所欺骗了。之后苏子幕转学了,他一点都不意外,爆出了这样的身世还能在北宁一中呆下去,那才叫有鬼呢。不过苏家的私生子,早上那个女生同父异母的弟弟,人生可真是处处都有狗血啊。

     事后,他查一下那个名为苏含悲的女生,上城苏家之女,不过在家地地位不高,除了成绩好之外,没有任何特点。对,没有任何特点,而且今天她的作风也与平时懦弱胆小完全不同,这是怎么回事呢?难道是伪装太久,突然间不想伪装了,还是触及到了她的底限,不得不露出本来面目了。没办法,氤筑的神秘已经在墨夜的心里扎了深深的根了。

     此时的校长办公室聚集了八位老师,他们分别是北宁一中高三年级中各科中最优秀的老师,对于氤筑和墨夜想从高一转到高三的事,校长也是很吃惊的,本以为两人跳一级就不错了,没想到两人都想直接参加一个月后的高考,而且是参加最难的那种文理不分科的考试。

     为了方便两人考试,校长准备了两套桌椅,所以墨夜和氤筑两人之间只隔着两米的距离,但因为九位老师连同校长都在一旁虎视眈眈地看着,所以也不担心两人会做出作弊的事来。

     校长无奈地将一套比较难综合试卷分发到墨夜和氤筑的手中,氤筑只是略一浏览,便动笔写了起来,但由于太长时间没有写过字,所以氤筑用笔甚是别扭,这就让校长和几位老师产生了氤筑并不是太能解答这张试卷的错觉,几位老师看氤筑的目光也没有那么和善了,大概是认为她太好高骛远了吧!

     反观墨夜,虽然是在点苍山长大的,但除了平时静心时习字是用毛笔之外,其他时候还是钢笔的,所以墨夜一拿到试卷便下笔如行云流水,加之他的进校成绩是满分,所以各科老师都面带微笑地走到他的身边,观看他解答试卷。

     老校长也点点头,这个墨夜可是上头关照过的,虽然性子是冷了点,上学的年级也大了点,但这一切都不是问题。看他解题的速度和准确度,跳级应该不成问题的,看来今年的高考,北宁一中又要杀出一匹黑马了。

     好不容易才将写字熟悉了一点,氤筑刚甩了甩酸痛的胳膊,各科老师的眼光就杀了过来,其中警告和嘲笑的成分居多,只有老校长一人,才是以鼓励的目光望向氤筑,回以一笑,低头继续答题。

     墨夜答完两张试卷的时候,氤筑还在答第一张试卷,看到这样的情况,几位老师在心里就更加鄙视氤筑了,索性也不再看她答试卷,转过身低声地和旁边的老师讨论墨夜的大概成绩以及估算着他大概能报考哪一类的学校,彻底将氤筑忽视了。

     氤筑也乐得清闲,熟悉了写字之后,她答题的速度就快了许多,几乎是看完题,答题步骤和答案就直接出现在了卷纸上,没有半分涂改过的痕迹。

     三个小时后,墨夜放下了手中的笔,虽然他是武者,但这么长时间的手腕运动,还是很累的,还好不用写作文,不然还得再写一个时辰,当然像他这种十几年生活如一日的人也写不出什么好作文来。从老师之间的缝隙望去,氤筑也已经答完了所有的试卷,正放下笔,朝他望来呢。

     对着校长点点头,氤筑悄无声息地退出了校长办公室。

     太阳已经快要落山了,初夏的校园一片清幽的绿色,深吸一口气,直接走出了校园。

     墨夜对好不容易从几倍热情的老师中脱身出来时,氤筑的身影已经消失在了校园中,但他相信,那个女生一定可以跳级成功的,因为,她和他一样,从来不做没有把握的事。僵硬地一笑,墨夜在心里告诉自己,我们很快就会再见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