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1章 LS县子
    “我是唐人,我要造反!”

     荥阳郑氏嫡系血脉,大唐武德元年第一天出生的郑子竹,觉得大唐责任有限公司原始股东之一的李老板,肯定跟自己同一个世界同一个梦想。

     郑子竹是个没娘的孩子像根草,母难产后亡,父郑和,字成功,痛失所爱,血誓不再娶,难免睹物思人,遂游历诸国,好为游侠义气,拳脚刀箭,无有不精,常有数年不归。

     养在爷爷继伯膝下,郑子竹是这一脉的嫡长孙,血脉显贵,一辈子吃喝不愁,败家到死也逍遥,但郑子竹念念不忘玩电脑。

     曾经近视五百度,网瘾重度患者,一天不上网就浑身难受,吃不下饭睡不着觉,需要送去亲身领悟电系魔法奥秘的郑子竹,带着从小到大的所有记忆,在没有手机的日子里,熬过了婴幼儿,三个奶妈都很美,胸都很大,轮流发生喂奶关系也是别有一番滋味,郁闷。

     郑子竹二岁能言,四书五经,过目不忘,能言善辩,然其字甚丑,千锤百炼而不得好。

     某日,郑子竹见群鹅泛河,心有所喜,以作首诗咏鹅:“鹅,鹅,鹅,曲项向天歌。白毛浮绿水,红掌拨清波。”

     诗后以活鹅杀之,内抹井盐酒糟,外裹荷叶黄泥,烤熟分食以庆之。

     继伯赞叹好鹅好诗,准备鼓吹扬名,惜乎乖孙丑字出不得手。

     三岁喜宴,广邀名流,郑子竹笔书咏猪,字如虫爬,诵念与众,继伯闻之,哭笑不得。

     “猪,猪,猪,不睡也打呼。糟糠甘如饴,陋室做华屋。”

     满座宾客目瞪口呆,有无耻者,大赞好诗,妙诗,美诗!

     自此,郑氏幼子,其名子竹,诵念过快便是真仔猪,或曰整只猪,笑称猪公子,传为举国笑柄,上至王公贵族,下至贩夫走卒,都知荥阳郑氏有个猪公子,咏猪之声不绝于耳,幼童都能背诵如流,妓者配以乐唱和之,能逗客笑,赏钱不少。

     唐高祖闻言大笑三声,金口玉言,敕封郑子竹为LS县子,食邑五百户,正五品上。

     此事否极泰来,也是让一大群权贵寒门羡慕嫉妒恨啊,羡慕嫉妒恨,就更是来劲去黑郑子竹金玉其外败絮其中,是个只会做打油诗的大草包,然而没啥卵用。

     郑子竹,郑梁山,水泊梁山第一百零九条英雄好汉,高举反旗,静等其他好汉来投。

     当年,郑子竹饭量消减,继伯为孙多吃几口饭菜,圈地十万亩以种瓜果蔬菜,孙却用来修建养猪场,或有永业田被随笔篡改,官府视而不见闻而不管,农户绝望失地无业者众,尽数收之为养猪场工人,终日劳作不休,得铜钱米粮,外人以为苟活度日,其实生活乐无忧。

     郑子竹亲选猪种,以家猪与野猪杂交,小猪去其势,以竹材建造集体养猪厂房,不惜血本,喂以杂粮野菜,一年可得肥猪五百斤,当时唐初百姓所食竟不如猪。

     朱门酒肉臭,路有冻死骨。

     荥阳郑氏深以为耻,一不做二不休,花钱买下了养猪场出栏的所有生猪,不让外流。如此以致外人竟是不知猪公子跑去养猪了,不读诗书,实在荒唐。

     无奈郑子竹姑姑是唐朝太子妃,郑子竹又是简在帝心,否则李渊傻了才会敕封LS县子,郑子竹寸功未立,靠的就是血脉显贵封爵,还有就是李渊有意敲打荥阳郑氏。

     六岁这年,郑子竹拜师颜师古,敲门砖就是咏鹅,束脩是黄金百两,随学《汉书》,祖上是春秋孔门七十二贤的颜回,跟国子监祭酒的孔子嫡孙孔颖达那是一个儒家学派的,经常跟江南儒生进行学术互殴活动,颜师古那可是重火力攻击手。

     郑子竹就这般成了清流中人,大儒传人,惜乎无有名作,只有一首咏猪,贻笑大方。

     打小啊,郑子竹就有个大两岁的贴身丫头白芷,是个药材名,白芷可以祛风湿,活血排脓,生肌止痛,还能美容,所以白芷就给郑子竹暖床之用。

     旧时王谢堂前燕,飞入寻常百姓家。

     白芷流淌着隋朝皇室四分之三的血液,爷爷是圣人可汗隋文帝杨坚的公主驸马,爸爸是天可汗隋炀帝杨广的公主驸马,就是命不好喽,全家老小都给杨坚的外甥李渊弄死了。

     唐高祖李渊的妈妈是杨坚的孤独皇后的姐姐,李渊跟隋炀帝杨广是表兄弟,两人的娘是同父异母的亲姐妹,李渊的娘是独孤信和正房郭氏所生的四小姐,杨广的娘独孤加罗是独孤信和小妾崔氏所生的七姑娘。

     这里就不得不提史上最牛老丈人,独孤信的三个女儿都是皇后,北周明敬后,唐元贞后,隋文献后,三个不同朝代的皇后,三朝国丈堪称绝无仅有,更牛的是嫁女儿的时候,三个女婿还都不是皇帝,这眼光堪比哈士奇犯二,神准无比。

     等到隋朝被唐朝业务兼并之后,李老板就会愉快的睡了杨广的亲生女儿杨氏,生了个两朝皇血的三皇子李恪,至于另一个同父同母的人形垃圾就不用提了。

     反正贵圈真乱。

     当年才三岁大的白芷,在灭门那天被管家带出去游玩,躲过死劫,长得敲可爱,被走过路过不要错过的继伯给偷偷抱回家里养,就给嫡长孙郑子竹当个玩伴。

     白芷跟唐朝有着灭门血仇,想报仇啊,那就得造反喽。白芷倒是挺认命的,没想着瞎折腾,能好好活着,就是幸福了,懂得知足,否则早给郑氏打杀了。

     看出来了吧,五姓七望之一的荥阳郑氏,骨子里就流淌着把皇帝当弱智看的爱好。

     继伯那可是高官,北齐本州大中正、吴山公,隋开府仪同三司、金紫光禄大夫、括州刺史,武德中赠都督潭衡郴道永邵连七州诸军事、潭州都督。

     天台山国清寺住持智越法师跟继伯是好朋友,与隋两代皇帝都有交往。独孤皇后去世之日隋文帝令智越法师诵经超度,杨广即位之后曾下过好几道诏书给智越。

     继伯与佛有缘,就给闺女取名观音,十六岁就下嫁给了当时的唐国公世子李暖男。唔,就像是百万富翁的儿子迎娶到了亿万富翁的女儿,这里还有些黑料,绝对够爆炸。

     在当时,荥阳郑氏可是上流社会的顶尖贵族,地位尊贵的很,郑氏女那也是万金难求,虽然没有无价之宝的崔氏女镶了一圈钻石那般金贵。

     对此,隋朝尚书左仆射杨素很有发言权,他老婆就是郑氏女,自号金毛狮王吼,有次把杨素骂的是狗血淋头啊,杨素忿之曰:“吾若作天子,卿定不堪为皇后。”

     哟呼嘿,老头子你能耐了啊你,看老娘怎么收拾你!

     郑氏给隋文帝打小报告,杨素就丢官罢职啦,郑氏啥事都没有。

     李暖男更是要吐血啊,新婚之夜被小了十岁的郑观音从洞房赶了出去,因为娘家势大,李暖男竟然就忍了。郑观音不爽在哪里呢,这事说来话长,她实际上是被李渊强行从荥阳郑氏抢过来给李暖男当大老婆的,没有感情喽,明媒正娶也还是不爽。

     那年月,荥阳郑氏看李渊一家,那就是贵宾犬鄙视田园犬的傲娇眼神,五年平天下的李渊还没想到要从大隋股份有限责任公司辞职去创业,还是个拿工资和奖金的高级领导。

     但最让郑观音不爽的,还是李老板的老婆,十四岁的长孙无垢。

     谁让郑观音结婚比长孙无垢晚了一年,结果先进门的长孙就掌管了家事,名义上来说,郑观音的衣食住行都归长孙管,这让郑观音怎么会乐意,两个女人肯定要开撕。

     并且长孙无垢是斗不过大嫂郑观音的,但绵里藏针,从无过错,愣是不予家事之权。

     李老板对兄嫂也是很有怨念,说来很搞笑啊,郑氏名观音,长孙氏小字观音婢,李老板每次听李暖男意味深长的叫观音,就浑身上下不痛快,像是遇见了隔壁老李。

     还有个让李老板耿耿于怀,甚至当了皇帝后,让高士廉编写《氏族志》画个圈圈诅咒五姓七望的原因之一,就是李家迎娶郑观音的时候,荥阳郑氏要的聘礼他喵的太高了,直接降低了李老板的工资福利和年终分红,让李老板好几个月没能想买就买的去剁手。

     郑子竹觉得难得来唐朝活一世,肯定不能辜负上天钟爱,决定要做最刺激的事情,那就是聚众造反!遍数唐初,造反绝对是最时髦最新潮最刺激的死亡游戏。

     这事郑子竹的姑父李暖男就做过,屯兵两千个棒小伙,藏在太子府,号为长林军,还采购盔甲,可惜第一次没经验,技术不熟练,搞砸了,被人实名举报太子谋反。

     “不然。文干事连建成,恐应之者众。汝宜自行,还,立汝为太子。吾不能效隋文帝自诛其子,当封建成为蜀王。蜀兵脆弱,它日苟能事汝,汝宜全之;不能事汝,汝取之易耳!”李渊说的这句话,那可是白纸黑字记录在史书上的。

     耶耶,当年你可是发毒誓说只要弄死兵变造反的庆州都督杨文干,就肯定让我当一回太子的啊,让太子滚去当蜀王,现在说话不算话,真没意思。

     李渊也不知道是不是中了弱智光环,愣是高举轻放,把太子谋反的事给揭过去了,也可能是五姓七望还有关陇军事贵族集团在背后恐吓老董事长,这就让李老板很不开心。

     值得玩味的是,秦王党的杜淹和太子党的王珪均遭流放。很显然太子谋反一事的幕后黑手里,也少不了李老板的损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