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六章 鬼神祭(6)
    夜宁的神魂和雪白斗鱼有一丝联系,能够感觉到莹蓝色水液带来的腐蚀感和阴冷感,想必雪白斗鱼此刻的感觉更不好受。

     “夜宁,你说我们如果真的激活了魔种,要去哪个地方?”阴罗仰望魂河。

     “那要看我们会激活什么样的魔种。”夜宁说道。

     “也对,激活魔种之后,我们什么时候可以结成胎藏?”阴罗忽然问。

     “很难说,不过结成胎藏之后我们就可以换形了。”夜宁笑道。

     “换形吗?到时候我们就可以知道自己是什么鬼怪部族了。”阴罗眼中闪过一丝莫名的神色。

     “嗯。”夜宁微微点头。

     他当然知道阴罗为什么会有这样的神色,他们两个都是孤儿,所以对自己的鬼怪部族完全没有了解。

     因为在结成胎藏之前,任何鬼怪部族都是小鬼的状态,只有结成胎藏,换形的时候,才会出现鬼怪部族的形态特点。

     “嘿嘿,我刚才是不是太傻了?我们能不能活下来还不确定,就想那么远的事情。”阴罗挠挠头。

     “没有,我们应该会活下来。”夜宁再次看一眼阴罗。

     他至少有过父母,可惜阴罗从小就没有被父母关怀过,那种心情他无法体会,但肯定不会是一种简单的情绪。

     “假如换形的话,我们头上的角还会在吗?”阴罗摸着头上的三角形肉角。

     “看情况了,有的部族就不会有角,比如说罗刹族和修罗族,有的角还会变形,像邪鬼族和异鬼族,总之很难说,加上胎藏本身也会产生一定影响。”夜宁想了一会说道。

     其实他也不是特别了解,这些东西也都是从别的鬼怪那里听到。

     “啊,不想了,希望能够激活厉害一点的魔种吧,小紫,加油!”阴罗对着劫水中激游的紫色斗鱼大喊。

     “它听到估计会气到。”夜宁笑道。

     紫色斗鱼怎么想都和小字不沾边。

     劫水仿佛无穷无尽,魂河离星台的距离也是极远,首先冲上去的斗鱼能够获得更多的魂液,后面的就相应减少。

     所以先上去的肯定是更有优势,许多凶猛斗鱼已在前列,因为鱼数众多,难免会有碰撞,打斗便在劫水中开始了。

     凶猛的斗鱼身强力壮,很占优势,但劫水中的凶猛斗鱼不止一个,所以战斗就变得极为混乱起来。

     在鱼群争斗的过程中,一只雪白斗鱼浮游而上,速度奇快无比,加上身体要比一般斗鱼小了一圈,灵活地闪避着攻击。

     “夜宁,那不是你的小白吗?”阴罗忍不住道。

     “嗯,就是它。”夜宁微笑。

     “它怎么这么快,都快追上第一排的斗鱼了。”阴罗吃惊道。

     “运气。”

     “就知道你这个家伙不会随便选,还不早告诉我,害我白白担心。”夜宁哼道。

     “你的小紫运气也不错,已经冲上来了。”夜宁微笑。

     紫色斗鱼的凶猛程度不亚于第一排的斗鱼,横冲直撞,靠着利齿杀出了一条道路。

     乐声倏然一变,由苍凉转入阴暗晦涩,莹蓝色劫水也变成了血色,淡淡的尖啸之音传来,里面浮出一些无口人脸。

     “净魂曲?”夜宁半眯眼睛。

     唢呐与鼓点变得混杂不堪,夜空中隐隐浮现出浮生之鬼的三颗巨大头颅。

     第一颗是暗铜色的面皮,鼻子部位由五层螺旋状的皮代替,眼珠细小,与肌肤颜色相同,面部上的皮肉挤成一堆,唇又长又细,咧开嘴,表情像是在笑,口里却黑洞洞的。

     第二颗是灰白色面皮,灰白色的独角从额头穿出,迎天而上,眼睛处交叠出五层螺旋,口唇紧闭,面无表情。

     第三颗是青铜色面皮,肤质也和青铜相似,额头上有一枚纯白之目,双眼也和额头上的眼类似,没有瞳仁,惨白一片。眼睛周围却是微微泛着血色,口唇附近由五层螺旋状的皮代替,眼角微微下降,看起来似乎有些丧气。

     它们的双耳上都穿着颜色与肤色相同的圆形耳环,整个头颅时而虚幻,时而真实,看起来诡异极了。

     “浮生之鬼已经出来了,你要选择哪一个?”阴罗看着浮在空中的三颗头颅,小鬼们已经开始站队。

     有的往第一颗头颅,有的往第二颗头颅,有的往第三颗头颅跑去。

     “还没有想好,不过这净魂曲还真是诡异。”夜宁感觉到精神因为乐曲而变得有些不稳定。

     “嘿嘿,你感觉到了吗?”阴罗忽然说。

     “什么?”

     “就是身体里的生命力,我好像感觉到那个在召唤我了。”阴罗指了指第三颗头颅。

     “是吗?”夜宁微微一惊,闭上眼睛感受着体内的波动,果然如阴罗所说,体内的生命力似乎在指引着他,走向其中的一颗头颅。

     但和阴罗不一样的是,他体内的生命力选择的是第二颗头颅。

     “那我先去了。”阴罗朝着第三颗头颅下方跑去,那里已经聚集了许多小鬼。

     “嗯。”夜宁也踏步走向了第二颗头颅。

     魂河倾泻出的劫水却越来越红,甚至透出一股黑色,斗鱼们却也快冲了上去,离魂河只有一小段距离。

     鬼神祭的第三个仪式净魂即将开始。

     净魂曲那诡谲的乐声,让夜宁的心绪略有些不安宁,加上雪白斗鱼身上传来的那种腐蚀感,他感觉有些晦暗。

     哗啦!

     雪白斗鱼尾部陡然一旋,直接冲破了第一排斗鱼的封锁,扶摇而起,看得下面的小鬼们一阵惊讶。

     它们估计都没有想到这只雪白斗鱼能够成为第一,它下方的凶猛斗鱼们紧追而上,速度却差了一截。

     血色的劫水冲刷着雪白斗鱼的身躯,它的身体已接近透明,却还是坚定地向上飞游。

     “夜宁!”阴罗在不远处对他招手。

     “嗯。”夜宁点头示意。

     “夜宁,如果我们活下来,一定要成为长生天最厉害的鬼怪!”它大声说着,眼中带着从未有过的坚定。

     “知道了。”夜宁笑道。

     生与死的考验即将来临,他体内的精神似乎感觉到了将要来临的暗潮,变得沉静无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