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五章 鬼神祭(5)
    “嘿嘿,抓到了!”阴罗食指一弯,红线飞卷而回,紫色斗鱼也被拉到了它的面前。

     紫色斗鱼在红线的控制下变得很安静,再也没有了原先的狷狂之姿。

     阴罗双手一动,红线绕着紫色斗鱼的尾鳍打了个千机结,淡淡的蓝火燃起,将绳结烧成蓝色光粉。

     紫色斗鱼的身体两侧出现淡蓝色流痕,在阴罗身边飞来飞去,用头轻轻顶它的肩膀,对它极为亲昵。

     “夜宁,我都不知道该怎么谢你。”阴罗一下扑上来。

     夜宁用手指抵住它的额头,摇头道:“不要来烦我,我现在要抓斗鱼了。”

     星台上空的万千斗鱼不停飞梭,红线也在小鬼的控制下飞舞不停,场面混乱不堪。

     夜宁的心却很平静,他双目微眯,继续找寻着他的目标,和其他小鬼想要选择的凶猛斗鱼不同,他有自己的一番主意。

     如果是一对一争斗,当然是凶猛斗鱼活下来的几率更高,但如果是群架,那么活下来的就不一定是凶猛斗鱼了。

     夜宁瞳眸一转,终于看到了他要找寻的目标。

     鱼群中有一只通体雪白的斗鱼引起了他的注意,那只斗鱼身体比其他斗鱼要小了一圈,看起来有些呆傻。

     但其他斗鱼袭来时,它就会一下躲开,敏捷得有些不可思议,尾鳍一旋,身体就像一颗子弹飞射而离。

     静若处子动若脱兔用在它身上,一点都不过分。

     夜宁看一眼身周,小鬼们的目标似乎不在雪白斗鱼身上,雪白斗鱼也没有感觉到夜宁对它的视线。

     “这个小家伙比起刚才那只紫色斗鱼的速度要快了很多,看来要一击必杀才行,不然抓起来就麻烦了。”夜宁控制红线飞起。

     他决定用声东击西办法,假装抓捕凶猛斗鱼,趁着雪白斗鱼放松,一下将它抓住,这个计划实现起来不算太难。

     红线如蛇般射出,朝一只黑色斗鱼飞去。

     黑色斗鱼一下闪躲,巨大的黑色尾鳍一甩,在空中激射而出,速度快得有些惊人。

     “这只斗鱼也不赖,不过还是选那只白色的吧。”夜宁决定跟着自己最初的目标。

     红线腾挪飞移,紧紧跟随它的尾鳍,但他的精神其实集中在角落的雪白斗鱼身上,随时准备捕捉。

     在他巧妙地控制下,黑色斗鱼被他逼得向雪白斗鱼所在的角落飞进,斗鱼们被黑色斗鱼的凶狠所激,纷纷让开。

     雪白斗鱼和黑色斗鱼擦身而过,刹那间,追逐黑色斗鱼的红线一转,毫无征兆地缠向了雪白斗鱼。

     雪白斗鱼显然没想到追逐黑色斗鱼的红线会缠向自己,想要躲避已来不及,尾鳍被红线缠了个结实。

     夜宁一勾手,雪白斗鱼被拉到他身前,他用红线打了个千机结,千机线上的咒符之力瞬时在指尖流淌,蓝色火焰浮起。

     雪白斗鱼的身侧出现了淡淡的流痕,一丝微妙的感觉连接着夜宁和斗鱼,仿佛有一道看不见的线将他们连在了一起。

     雪白斗鱼绕着夜宁的身体移动,时而用鱼吻触碰他的肉角和脸颊。

     “有趣,姽婳师的画咒术果然很不一般。”夜宁微笑。

     这个世界上的神秘力量有许许多多的妙处,这种灵魂仿佛被连接的感觉,在他原来的世界是完全难以想象的。

     阴罗正自逗弄着紫色斗鱼,没有发现夜宁在沉思。

     “夜宁,你怎么抓了一只这么小的斗鱼,看起来好傻。”阴罗指着雪白斗鱼道。

     “魂液不需要太多,只要够用就行了。”夜宁耸肩。

     “也对,不过还是越多越好,要是量不够,不是无法激活魔种吗?”阴罗说道。

     “一会魂河就要出现了,千机线只能使用一次,想改也来不及了,我们找个好位置吧。”夜宁笑道。

     鬼神祭的第二个仪式名为取魂。

     他所在的世界每五年都会出现一道长长的魂河,要激活魔种就必须得到魂河中的魂液,配以第三个仪式,才能激活魔种。

     小鬼们大多也都选好了斗鱼,有的满脸开心,有的沮丧不已。

     有喜就有悲,世间万物都有各自的命运。

     夜宁在星台上缓慢踱步,望着无尽的星空,真正的蜕变很快就会来临,是生是死,都会有结果。

     浮生之乐再次响起,鬼怪们环绕在一旁,望着星台中央的小鬼们,眼中没有悲喜,不论结果如何,这都是它们该经历的事情。

     “如果不激活魔种,这具身体也会在几年后死去,何况活下来,就能更上一层楼,赌命这种刺激的事情,不是很有趣吗?”夜宁眼中闪烁着古怪的光芒。

     幽世界、长生天、鬼神祭,这一切的一切让他感觉到了一种趣味,这是他原先世界从来没有过的经历。

     悲凉的唢呐声,沉重的腰鼓声,融合那上古语言吟唱的浮生之歌,在星夜下,引出苍凉的氛围。

     “哈哈,魂河就要出现了!”阴罗轻轻舔过唇瓣,乌油油的瞳眸中透出兴奋的光芒,或许感受到了它的心情,紫色斗鱼游动的速度也变快了。

     上百只虚空鬼蛇在星台外围浮游,小鬼们身周的斗鱼们飞向天空,七彩色的光粒在尾鳍摆动时洒落。

     夜宁轻轻伸出手,试图握住那些洒落的光粒,却发现它们全是虚幻之物,透过他的手掌,落到星台上。

     钟鸣之音传来,星台北面的十方钟楼上散发出淡青色的环形波纹,夜空上蓦然浮现一道云雾状的长河。

     “要开始了吗?”夜宁眯起眼睛,深深地吸了一口气。

     斗鱼们拼命往上飞,魂河中却降下莹蓝色的水液,宛如瀑布般从天而降。

     “劫水来了。”阴罗面色有些紧张。

     “该来的总会来,不用紧张,这种东西对于斗鱼来说,还不算什么困难。”夜宁凝视着劫水。

     莹蓝色水液打在一些斗鱼的身上,顿时让它们的身体微微虚化。

     斗鱼们迎着莹蓝色水液疯狂冲上,那些凶猛的斗鱼显然占了优势,极快地游向夜空,但它们没有发现一只雪白斗鱼隐藏其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