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七章 【王诚】
    两人迅速走到一楼,只见一个男性青年正被三个普通丧尸围攻,青年身上血迹很多,刚刚爬起来又被一个丧尸扑倒在地,惨叫着在地上挣扎。

     李信大喝一声,几个大跨步便跑到跟前,一刀直接将一个站立的丧尸枭首,又一脚将一个趴在青年身上撕咬的丧尸踹飞。

     最后一个丧尸这会儿反应过来,放弃青年直接向李信扑来。

     对付普通丧尸,李信怎么可能后退,持刀斜着劈下,刀锋从丧尸右肩进入左肋出去,直接将丧尸劈成了两半。

     李信就喜欢这种大开大合的攻击,不过看着刀刃上的缺口,有些心疼刀了。

     虽然杀了三个丧尸,但是还是迟了,青年肚子直接被丧尸撕开,肠子都流了出来,嘴里鲜血更是不要命的往出吐。

     看到青年面容,李信有点意外,这不是之前朱毅知身后的一个提刀青年嘛,好好的不跟着进化者,怎么跑到这里来作死了。

     “嗬……嗬……朱毅知现在带人去客运站杀王诚去了,嗬……希望你能杀了朱毅知……”,青年看着李信,说了没几句便因伤势太重一命呜呼了。

     听完青年有些怨毒的话,李信感到有些莫名其妙,这提刀青年之前不是一直跟着那头肥猪吗,怎么一会儿又对那头猪这么大的怨念。

     对于他提到的王诚,李信倒是久闻了,王诚今年三十多岁,和朱毅知一样出名,不同的是,一个是美名一个是恶名。

     李信还是很佩服王诚的,经常被朱毅知明着暗着整,但始终不怂,命可以不要就是要刚。

     李信自问自己是做不到的,对于自己做不到的事别人能做到,保持一点敬意还是应该的。

     所以李信决定过去看看,然后伺机行事,对于朱毅知他心中也是有杀意的,如果等朱毅知对付完了王诚,到时候又会来找他们的麻烦,他决定主动解决麻烦。

     当然最主要的是他已经强化到一级了,妹妹也是一级进化者,二人一起自保无虞。

     客运站离这里大概有十几分钟的路程,两人一狗一路尽量不惊动丧尸,如果被发现了就速战速决,所幸遇到的都是普通丧尸,顺利的到达汽车客运站附近。

     汽车站内,候车厅门口,朱毅知手里拿着一把手枪,看着畏畏缩缩的手下,气不打一处来。

     “一群废物,王诚已经被我打伤了,还不敢进去吗?”

     猴脸青年看到老大发火,再看几个手下还在那犹豫不敢进去,指着其中三个提刀青年尖身喝道:“'老大发话了没听见吗?你们三个前面走。剩下的两个跟我们一起后面走。”

     原来,朱毅知跟李信他们打了个照面之后,又叫了三个人,一行人直接向这边杀来。

     被指着要前面走的三个青年这会儿心里已经将猴脸青年的祖宗十八代都问候了一遍。看到朱老大手枪指了过来,只能硬着头皮往前走。

     候车厅二楼,一个三十岁左右的汉子身边围着一群人,这人正是王诚,其中一个疤脸青年看着王诚肩膀上的伤义愤填膺。

     “诚哥,那王八蛋竟然偷袭你,你现在发个话,兄弟们就是死也要宰了朱胖子。”

     “就是,那朱胖子出尔反尔,太卑鄙无耻了……”

     一群人纷纷附和。

     原来,朱毅知带着一群人来之后,说他和王诚都是进化者,要堂堂正正比试一场,王诚不想伤及无辜便答应了。

     没想到二人刚刚交手两招,朱毅知便拿出一把手枪向王诚开枪,王诚肩膀中了一枪,靠着进化者的身体灵敏躲过了后面几次射击,退到了候车厅内。

     听到几个人的话,王诚让他们不要激动。对于朱胖子的出尔反尔王诚是有所预料的,只是没想到他有枪,一级进化者虽然比普通人强了很多,但是还是做不到刀枪不入。

     “诚哥,他们上来了!”

     这时一个负责放哨的青年有些紧张的声音传来,王诚立刻指挥一群人做好战斗准备。

     朱毅知一群人一直走到二楼都没有遇到人,心里想到,这里只有两层,其他地方都没人,所以人应该都在二楼座椅后面躲着,怕枪?嘿嘿。

     用枪指着带头的三个提刀青年,阴阴一笑道:“你,到左边那排椅子后面看看;你,到中间那排后面看看;你,到右边那排椅子后面看看。”

     三个青年看着黑洞洞的枪口,只能硬着头皮往前走。

     不一会儿,三个青年走到椅子后面,也都受到了攻击,一个直接被椅子后面一把长刀刺穿,还有两个也都受伤被拖了进去。

     虽然折了三个人手,但是朱毅知已经得到了他想知道的信息。

     “王诚,我已经知道你在哪边了,还要做缩头乌龟吗?”

     一边说着向前冲去,猴脸青年心中疑惑,老大什么时候这么勇敢了。

     王诚在椅子后面,听到脚步声传来,做好准备迎战朱毅知,突然另一边惊叫声传来,抬头一看,目眦欲裂,大骂一声卑鄙。

     原来朱毅知并不是冲着王诚过去,而是冲普通人下手。

     一名十几岁的少年这会儿被朱毅知提着衣领,用枪指着脑袋,少年吓得面无血色。

     朱毅知看着王诚的方向,嘿嘿笑道:“王大善人,你不是爱做好人吗,现在就有一个祖国未来的花朵等着你拯救呢,出来吧,用这个手铐将自己铐到椅子上,我就不杀他。”

     说着从腰下取出一个手铐扔了过去。

     看着脚下的手铐,王诚有些沉默。旁边有的人劝他什么都不要管,杀过去,也有人求他一定要救救那个少年。

     “呵,我的耐心可是有限的,我数十声,十声之后要是你还没把自己拷起来。”

     ,看了看手里的少年,阴笑道:“嘿嘿,后果你知道的。”

     “一……”

     没想到刚数了一声,王诚就直接拿起手铐“啪”的一声将自己拷在了椅子上。汽车站的椅子一排是连在一起的。拷在上面根本就动不了了。

     “哟,还挺干脆嘛,我喜欢。”说着便将手枪扳下。

     “啪!”一声空响,原来枪里已经没有子弹了。

     看着王诚一众人脸色从气愤到到悲愤再到惊怒连连变化,朱毅知哈哈大笑道:“你们都被我耍了,是不是很气啊?你不是很厉害嘛,现在还不是任我拿捏,哈哈哈……”

     听着朱毅知大笑声,一群人怒目而视。

     “任你拿捏,口气挺大的嘛!”一个淡然的声音从楼梯口传来,打断了朱毅知的狂笑。

     所有人都朝楼梯口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