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一章:前文交代 (求收藏和求推荐)
    大魏三十二年,魏帝杨秀一统北方,派遣吴国公李布林带兵六十万南下进攻陈国。魏军一路上节节胜利,直奔陈国国都金陵。守护金陵者乃是陈国大将罗武,他见魏军来势凶猛,知金陵城守不住,为了保存自己一点血脉,找来妻子陈慧君商议道:“夫人,魏军已经兵临城下,为夫身为陈国大将只有拼死一搏,只是你和孩子都是无辜的。为夫求你带着我们的孩子悄悄离开金陵城到幽州去投靠妹夫秦云,他是大魏的前将军,掌管幽州十万兵马,一定可以保护你们安全。”

     “不!”陈慧君失声叫道,“我和孩儿都不要离开你,要死我们一家人一起死!”

     “夫人……”罗武朝陈慧君跪下来,“为夫求你了,你就走吧!”

     陈慧君泪流满面,走过去扶起罗武,带着嘶哑的声音说道:“我答应你就是,我答应你就是。我带着孩子走,你也要答应我,不要和魏军拼命,打得过就打,打不过就投降吧。”

     “好,好。”罗武假意答应陈慧君,命令下人收拾好东西,亲自送出府外马车上。临走前,罗武从陈慧君手里把自己刚十岁的儿子罗翔抱过来,含着眼泪说道:“儿啊,你以后就要和你爹分别。爹对不起你,望你以后长大要做个孝顺儿子,做一个顶天立地的好男儿。”说罢,罗武在罗翔额头上亲了一口,然后交还给陈慧君,同时从身上拿出一本书给陈慧君说:“夫人,这是我罗家的枪谱,你收好,以后也好传给翔儿。”

     “夫君……”

     “走吧。”罗武转过身背着马车对马夫下令。马夫扬起马鞭驾着马车离去,罗武还是舍不得转过身来望着离去的马车,直到马车的身影在眼前消失。

     城外,李布林指挥魏军前后左右包围住金陵城,随后又派遣心腹入城去劝降。罗武不待魏国使者说话,就下令把他推出去斩了,把首级悬挂在金陵城上示众。李布林见状,勃然大怒,挥舞着丈八蛇矛,纵马直奔金陵城外,叫骂道:“城内缩头乌龟出来!老子李布林要和你单挑!”

     城上罗武见李布林年约四十,面如傅粉,两道长黄眉,身高九尺,腰阔十围,身披虎头狮子甲,手持丈八蛇矛,威武不凡,问身边副将云谷:“城下叫阵的将军是谁?”副将李龙回应道:“这是大魏吴国公李布林,是一个凶狠无比的主,曾经一夜连破北齐三关十八寨,逼得齐王自杀。”

     “李布林。”罗武冷笑起来,“看来本帅要退魏兵除非把他从马上挑下来。”说罢,罗武从亲兵手中接过钩镰枪,下城骑马出城迎战。

     李布林见金陵城门大开,一员小将骑马单枪匹马出来。他约退身后兵马,随后用蛇矛指着罗武喝道:“来将何人?”

     “本帅乃是金陵城主将罗武!听说吴国公武艺高强,不知可否敢和本帅大战三百回合!要是你战胜本帅,本帅就把这金陵城给你,要是你战败了,马上带着你的兵马撤出我陈国!”

     李布林见罗武年约三十,俊朗不凡,眉宇间英气勃勃,心中不由得起了惜才之心。他把蛇矛放低,笑脸对罗武说:“罗将军,你何必那么执着,陈国现在就只剩下这座金陵城了,你只要投降我大魏,本帅向你保证,一定保举罗将军,荣华富贵享之不尽。”

     “多谢吴国公厚爱,只是罗武不是那种卖主求荣之人,我们还是战场见高低吧。”说着,罗武把钩镰枪一摆,怒视李布林。李布林见罗武坚决不肯降,便舞起蛇矛,纵马朝罗武冲来,罗武也纵马迎上去。两马接近时,罗武一枪急速朝李布林胸口戳来,李布林已经来不及抬蛇矛抵挡,忙把头偏开,枪从李布林脖子旁过。罗武又忙把枪一转然后猛拉回来,李布林忙趴下,钩镰枪上的弯刀擦过李布林的头盔,把李布林的头盔带发掀掉一大截。

     李布林顿时冷汗淋淋,忙拍马离阵。罗武也不追,勒住马,对李布林喊道:“吴国公,你已经输了,快点按照约定撤兵!”

     “罗武!你不要得意,本帅换好头盔再和你大战三百回合!”

     “好啊!那你快点啊!”

     李布林回到军营换好头盔,准备上马再战之时,谋士宇文功上前说道:“元帅,依卑职看,对付这罗武,我们只能智取而不能力战。罗家乃是陈国名望家族,世代为将,武艺非凡。适才元帅也看到了,那罗武使出的罗家钩镰枪法何等厉害,元帅再战下去恐怕就要吃亏了。”

     “你说的对,不知你有什么办法可以智擒罗武?”

     宇文功上前在李布林耳边嘀嘀咕咕说了一通,李布林点点头,挥手示意宇文功去办,然后上马来到阵前。罗武见李布林回来了,用枪指着他说:“吴国公,你已经战败了,按照约定,你该是时候退兵了。”

     李布林大笑起来,说道:“你要是能再把本帅打败,本帅就退兵!”说着,李布林舞蛇矛杀来,罗武大喝道:“无耻之徒,本帅这次要把你给挑下来!”喝罢,罗武提枪迎战,招招致命,杀得李布林冷汗直冒。

     约战了一百来回合,李布林已经人困马乏无力再战,倒是罗武越战越精神,斗志愈加。

     “怎么样?吴国公你还要打吗?”

     “打!”

     “好!那来吧!”说着,罗武纵马杀来。

     李布林没有迎战,而是调转马头朝偏僻处跑去。罗武勒住马没有追,叫道:“李布林!你想设陷阱引我上当,我才没有那么笨呢!”李布林见罗武不追来,忙勒住马回头说:“本帅就是设陷阱引你啊!罗家不是陈国有名的大将,怎么还怕埋伏啊,看来你罗武也没有什么的!”

     罗武被李布林这一激,非常恼怒,也不多细想,纵马直追李布林。李布林见罗武已经失去理智了,忙调转马头按照约定,朝埋伏之地奔去。渐渐,李布林把罗武引到埋伏地,忙下马躲到一旁草丛中。罗武纵马赶到这里,只见此处林木茂盛,山石挺立,野草丛生,醒悟到自己已经陷入死地了。刚转身纵马想离开,林木里万箭齐发,把罗武连人带马射成刺猬。

     这时,李布林才从草丛中出来,笑呵呵的看着已死的罗武,带着嘲笑的语气说道:“不过就是一介莽夫,最终还是死在本帅的手中。”说罢,他拔出随身佩刀一刀把罗武的头给砍下来,然后上马,让亲兵拎着罗武的头颅一起回金陵城。

     金陵城上,云谷见罗武追李布林去,知道坏了,刚想带兵出城去追时,亲兵来报:“谷将军,李布林带着罗将军的首级在城外劝降。”

     “什么!”谷云大吃一惊,他忙朝外望去,只见李布林身边一亲兵用枪把一首级高挑。他细细一看,那首级果然是罗武的,顿时火冒三丈,纵身从城楼上跳下来,挥舞着大砍刀朝李布林奔来。

     李布林纵马上前,蛇矛朝谷云喉咙刺来,谷云抵挡不及,当场丧命。李布林把谷云尸体挑到一旁,下令:“全军攻城!”魏军从四面八方杀来,金陵城主帅副将全死,无人指挥守城,不久城破,南北割据时局结束。

     却说洛阳魏帝收到李布林的捷报,甚是欢喜,说道:“着令吴国公李布林安排好留守将士,然后即刻班师回朝。”內侍忙去传旨。金陵城里,李布林接到圣旨,安排好留守将士后,选定日子班师回朝。一路上,各州府无不出来迎接,甚是热闹。渐渐三个月过去了,李布林带着大军回到洛阳城。魏帝命令太子杨勇去接,李布林慌忙下跪说:“微臣怎么敢劳烦太子殿下亲自出来迎接,太子请回,微臣随后跟来。”

     “吴国公太客气了,你灭了陈国,实现了大魏统一,本太子来这里接你那是应该的。”

     “微臣可以灭点陈国,那是托陛下和太子的洪福,微臣不过是代为出力而已。”

     太子杨勇听后甚是满意,他不再像之前那样谦虚,变得有点傲慢起来,说道:“既然如此,那本太子有事想问你一下吴国公,吴国公可不要瞒着本太子啊。”

     “不知太子有有什么事情要问微臣的?”

     “本太子听说江南美女众多,而且个个花枝招展,江南风水甚好,鸟语花香的,不知是不是真的?”

     “这个……”

     “这个什么啊,吴国公你倒是快说啊。”

     “太子,微臣此去是平定陈国,一心军中事务,故而没有留意太子所说的那些美女和风水的。”

     “哦。”杨勇脸上略有不悦,“吴国公还真是勤劳王事啊。”

     “微臣惶恐,微臣只是做了应该做的事。”

     杨勇见李布林面色恐慌,也不便再逼他,换副笑脸说道:“吴国公何必如此,我们去见陛下吧。”

     “好,太子先请。”

     “嗯。”杨勇先走,李布林紧跟后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