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二章:暗争(求推荐和求收藏)
    杨勇引着李布林上大殿后,魏帝离座下来,握着李布林的手说道:“爱卿辛苦了,爱卿辛苦了。”李布林忙跪下,给魏帝磕头,回应道:“臣不敢言苦,都是陛下的洪福,臣才得以灭了陈国。”

     “好,好,好。爱卿真是朕之肱骨。来人啊!宣旨!”內侍忙过来拿出事前准备好的圣旨喊道:“吴国公李布林接旨!”

     “臣李布林接旨!”

     “奉天承运,皇帝诏约,吴国公李布林灭掉陈国,实现南北统一,劳苦功高。朕决定赐封李布林为吴王,加中书令,领二十万军马镇守关中长安,守护杨氏龙祖发祥之地。钦此!”

     “吾王万岁,万岁,万万岁!”

     內侍把圣旨交给李布林,李布林接过来,站起来对魏帝说道:“臣,蒙陛下信赖,定会稳守关中,解决陛下后顾之忧!”

     “如此,那朕就放心了。”说着,魏帝感到有点头晕,李布林忙扶住魏帝,说道:“陛下龙体可要保重,大魏刚刚一统,很多事还需要陛下你来处理。”

     “爱卿说的是,朕知道了。燕王杨义,你和太子代替朕好好犒赏吴王和班师回朝的将士。”

     “是,父皇。”

     魏帝离去,年约十八的太子杨勇和年约十六燕王杨义请李布林到崇明殿,哪里早就安排好了许多膳食。太子坐主位,燕王坐下位,李布林坐客位。杨勇拿起酒杯对李布林说:“恭喜吴王荣升,本太子在这里敬你一杯。以后大魏和本太子还有劳吴王辅佐了。”

     李布林拿起酒杯,笑脸回应:“微臣一定不负陛下和太子厚望。”说罢,李布林一饮而尽。燕王起身再给李布林倒酒,说道:“这一杯是本王敬吴王你的,本王对吴王的赫赫战功甚是羡慕,吴王可谓是天下闻名了。”

     “哦。”太子杨勇冷眼看着燕王杨义,“燕王你也想拥有赫赫战功?”杨义看到杨勇不悦的眼神,心里明白刚才的话引起了杨勇的警惕,忙跪下朝杨勇磕头说:“太子哥哥,臣弟刚才只是一时口快,胡说一通,你千万不要往心里去。”

     杨勇见杨义臣服在自己脚下,又见李布林在旁,不便呵斥,淡淡说道:“好了,说错了,没关系,以后不要再犯了。记住,本太子才是皇储,你只是一个藩王,以后做事说话,可要记得看分寸。”

     “是,是。”

     “嗯,这里已经没有你什么事了,你下去吧。”

     杨义无奈,起身对太子和吴王作揖退出。

     燕王走后,杨勇再给李布林倒一杯酒,笑着说:“吴王,再喝一杯。”李布林没有接,回应道:“微臣已经喝了好多了,真是实在不敢再喝了,怕喝多了误事。”杨勇一听,不便勉强,自己把倒的那杯酒给喝下去。然后微微一笑,这笑冷中带霜,李布林如坐针毡。

     “太子。”李布林站起来,“今天天色已经不早了,微臣看就现到这里吧。”杨勇见李布林去意已决,点点头表示同意。李布林徐徐退出崇明殿,一出殿急忙朝宫门哪里奔去。出了宫门回到军营里,他才叹口气,这时后背和脸颊上已经冷汗淋漓。

     谋士宇文功见状,上前问道:“王爷,你这是怎么了?”李布林把刚才在崇明殿事情告诉了宇文功,宇文功听后,微微一笑,说道:“看来,太子和燕王早已开始暗中争夺朝中势力大臣,为自己将来登基大宝做准备。”

     “可不是啊,他们两人暗中拉拢本王,本王那边也不好得罪,故而决心明日拔营到长安去上任,装聋作哑躲过这场浩劫。”

     “不可,王爷位高权重,如果装聋作哑,那将会两边得罪,到时候无论是谁登基做了皇帝,接下来都会对王爷不利,故而王爷只能是选择一边作为支持,而无法独善其身。”

     “这个……”李布林有点坐立不安,“那你有什么计策,本王到底应该支持谁?”

     宇文功想了想,回应道:“依卑职看,王爷你最好应该支持燕王。”

     “为何?”

     “王爷,如果将来没有意外的话,那太子杨勇定是可以继任大统。他现在拉拢王爷,不过是为了在未当皇帝求个安全保障,上位后对曾经相助的大臣不会有什么恩情的。相反,燕王没有根基,要是想接任大统,就必须得到众多有权大臣的支持,也就相对容易掌控一些。”

     “嗯。”李布林点点头,同意宇文功所说。

     这时,士兵进来报告说:“王爷,外面有两个人扛着一大箩筐的苏锦来到营外,说是燕王送给王爷的。”

     “好了,你们收下就是。”

     “我们本来也是这么说,可是那两个人不肯,说燕王吩咐了一定要亲自送到王爷面前。”

     “哦。”李布林疑惑起来,他看了看宇文功。宇文功想了想,对士兵说:“你去把那两个人叫进来吧。”

     “是!”士兵退去,不多时,两个壮汉,抬着一个大箩筐进来。

     李布林看了看那些苏锦没有其他特别的,说道:“给我回去谢谢燕王。”两个壮汉作揖告辞退去。宇文功等他们走后,对着苏锦说:“燕王殿下,你的下属已经走了,你可以现身了。”刚说罢,箩筐里的苏锦翻动,冒出一个人,正是燕王杨义。

     “不知燕王殿下深夜来此有何事?”

     燕王从箩筐里一边出来,一边回应道:“本王这次来是来找吴王你商讨天下大事,不知吴王你可有意。”李布林一时不知道该这么回答,眼神示意宇文功,宇文功会意,笑着对燕王说:“燕王殿下,不知你有天下大事要和吴王谈?”

     “你是谁?”

     宇文功对杨义作揖说:“卑职宇文功,目前是吴王身边的随军参谋。”杨义一听,心里明白宇文功是李布林的心腹,忙换一副和蔼的口气说话:“原来是宇文参谋,本王失敬了。”

     “不敢,还请殿下回答刚才卑职的问话。”

     杨义望了望四周,除了李布林和宇文功之外,没有他人,便朝李布林跪下说:“吴王救命!”李布林被突如其来的状况给吓到了,忙扶起杨义说:“燕王殿下,你这是何意?有什么事,你就明说吧,只要有用得着微臣的地方,微臣一定万死不辞。”

     “吴王,太子杨勇老是一心猜忌我,适才吴王走后,他还到本王的寝宫哪里呵斥本王,本王心里甚是害怕,迟早有一天,太子会把本王给杀了。”宇文功心里偷笑,问道:“那燕王殿下你打算怎么办?”

     杨义停顿了一下,接着说道:“先下手为强,后下手遭殃。本王决定推翻太子取而代之,但是本王在朝中没有什么势力,故此想求吴王,助我一臂之力,事成之后,本王与吴王共享天下,如何?”

     李布林心里虽然早就这预感,但是杨义说出来后,他心里仍是惊讶不已,脸色变得沉重起来。一旁的宇文功见李布林沉默不语,上前小声劝说:“王爷,既然燕王提出这么好的条件,我们就答应他吧。”

     “我不是不知道这个条件很好,只是万一要是失败了,那本王就死无葬身之地了。”

     杨义见李布林和宇文功在一旁嘀嘀咕咕小声讨论,心里也着急,他不断的用眼示意宇文功,宇文功心里也着急。这时,又有一个士兵进来报告说:“王爷不好了,二夫人被太子抢去了!”

     “什么!”李布林怒目圆睁,“说!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小的听王爷的家丁报告说,他们本来从灵州送二夫人来洛阳和王爷相聚。不料,刚才经过皇宫时,碰到太子带着几个手下出宫微服巡游。太子见二夫人长的美貌,心生歹念,下令手下把二夫人给抢了,他等无力进宫,故而赶来报告。”说罢,士兵退下去。

     “可恶!可恶!燕王殿下,本王答应与你合作,把杨勇这个畜生赶下台去!”

     “好!本王答应你,只要本王取代杨勇成为新太子,本王一定把杨勇交给你处理。”

     “为了有个凭据,卑职斗胆让两位王爷立下字据,如何?”

     “好。”吴王和燕王同声应道。

     宇文功立好字据,交由杨义看,杨义看后交给李布林。李布林用刀割破中指,在字据上按上手印,杨义同样割破中指在字据上面印下手印。

     却说太子杨勇抢了李布林的二夫人后,正欲不轨时,二夫人喝道:“你这个狂妄之徒休得无礼,本夫人乃是吴王李布林的二夫人,你要是敢对我无礼,我让我们家王爷把你给灭了!”太子杨勇听说是李布林的妻子,得意笑起来,回应道:“我当是谁啊,不过就是李布林吗。实话告诉你,我就是当今的太子杨勇,你要是从了我,那万事还好说,要是你不从,本太子将来继位杀了你们全家!”

     “呸!”二夫人朝杨勇吐了口痰,骂道:“无耻!你这样的人要是将来做了皇帝,还不知道有多少人要遭殃!好,我现在就死,看你拿什么危险我夫君!”骂完,二夫人趁杨勇不注意,撞向宫柱,脑浆迸裂而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