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六章痛苦?快乐?
    周围的大山像一幅五颜六色的花布。山浪峰涛,层层叠叠。

     此间有一位身材臃肿的胖子,正手拿一把木剑,练着一套剑法。

     只见他反复的练着几个相同的招式,都甚是简单,甚至都不能用招式来形容,无非是一些剑法的基础,像什么劈剑,刺剑,撩剑,扫剑,挂剑,抹剑,点剑等。

     原来这真的是一套基础剑法,是每个外门想学剑的弟子都会的剑法,除这套剑法外,还会传授他们基础心法,基础身法。如若喜欢拳脚功夫的,当然就传授基础拳脚了。

     不过这并不代表他们就只会这些,因为这一万外门弟子中,不乏一些大门大家之中的少爷,在来之前就已经学过武的大有人在。

     虽然剑招很简单,但是胖子却非常用心,不知疲惫的一遍一遍,反反复复的练着。

     直到,一招简单的刺剑打出后,看到旁边不远处一颗树旁,正有位身体修长的少年斜靠着看着自己。

     胖子眼里出现一丝痛苦的挣扎,随后叹了口气,摸了摸额头的汗水,提剑走了过去,就那么一树席地而坐,竟是一句话都没有说。

     当夜幕降临了,星星布满夜空,向我们眨着眼睛,皎洁的月亮仿佛早已猜透了我们的心思,她拉开了夜幕,张开了笑脸。这时,月是那么温柔,她将黄色的光亮轻轻地洒向大地,泻进每个角落。

     两位少年,依然一站一坐,谁也没有开口说话,就仿佛谁也不愿打破现有的这份宁静,这份安详。

     如此又过去片刻,快要落下去的月亮还在黑黝黝的森林边缘绝望地徘徊,胖子仿佛再也受不住这过分的安静,终于开口道。

     “我不问,是因为我懂,我知道你这样做,是为了让我不能像你一样整日都被杂事缠身。”

     “呵呵!懂吗?真的懂吗?我明天也不必再一个人扫着永远不可能扫完的路面了,只有失去才会得到的。”

     肖凡仿佛永远都挂着一副淡淡的微笑,淡淡的微笑仿佛永远也躲不开肖凡的嘴角。

     张恒显示惊讶,然后沉思,继而皱眉:“失去才会得到吗?可是这失去太煎熬了,我想应该再没有比这更煎熬的事了,我也不知道,到底该为这种得到感到痛苦,还是快乐。”

     肖凡却是缓缓站直身体,直的就像一杆标枪,嘴角的微笑仿佛更甚,双眼即使在这沉寂的夜里,也显得特别黑,黑的发亮。

     “痛苦?快乐?如今的我们,有什么权利痛苦?又有什么权利快乐?不必纠结,今日的一切种种,只需记在心里,终有一天我会原数奉还的,如果还先不够,那么就加倍,终有一天我会的,我会的!”

     留下一脸震惊的张恒,肖凡转身缓缓朝着小楼的方向走去,他走的很慢很慢,慢慢的被夜色包围,掩盖,消失在张恒眼中。

     张恒张着嘴,皱着眉沉思片刻,终是憨厚一笑。

     “原来你不是不在乎这一切,你只是把这一切记在心中!”

     说罢,他也朝着肖凡的方向走去,他走的很快很快,仿佛一刻也不愿在这沉寂的夜色里多留,仿佛只想回到自己的床上,倒头就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