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005穿穿穿,穿衣服
    这里是很糟糕,环境糟、治安糟,但眼下她关心的重点并不是这些,而是眼前这人到底是不是郭小悠喜欢的那个米勒。

     “你真不是米勒?加百利?维奇亚?”

     她拿着报纸跟在他的身后,认真对比着眼前的米勒跟报纸上的米勒有何不同,比来比去,得出的结论是眼前的这位米勒比报纸上的那位米勒还要英俊。

     “程小姐,玄关的整洁影响着房主的整体运势,客厅的整洁则影响着房主家人间的关系,厨房的整洁能够提升主人的爱情运,所以你想给房子做个全套打扫,还是只做单间?”他边说边转身走向另一边。

     暮秋猜想他的下一个目标或许是自己的卧室,于是一个箭步冲过去,挡在了门口。

     “这里不需要。”

     透过她的头顶,他看向了整个房子里最为整洁的区域。里面的衣柜没有柜门,衣服整齐的叠放一起,床头柜上放着一些书籍,也排列有序。

     他似笑非笑,视线不经意落到了她裸露的双肩上,她这才恍然意识到自己在浴巾底下还光着身子。于是大叫一声,将他撵回客厅,重重关上了卧室门。

     火速换好衣服,她走了出来,客厅里根本没人。

     难道是在做梦?因为郭小悠叨念了一晚上的米勒,所以让她做梦都梦到了他?

     就在她思索这个梦有多真实时,浴室里传来了哗啦啦的水流声,她快步跑了过去。

     眼前,米勒正蹲在马桶旁往里面倒着某种奇怪的液体。

     “你在做什么?”她问。

     “工作。”

     “不用了。”

     “程小姐,浴室的整洁可关系到屋主的整体运势,如果你不想让我帮你打扫别的房间,那至少让我帮你打扫打扫这里的清洁。”

     “真不用你操心,我自己能做。”

     但他直接忽视了她的话,注意力全部集中在马桶里,好像里面有什么宝贝似的。

     见他依旧我行我素,暮秋百感交集。“你真不是报纸上的那个米勒?”

     这次他似乎被她问烦了,伸出手来,“报纸给我看看。”

     她急忙递上。

     接过报纸,视线快速扫过,然后叠好还给了她,什么也没说。

     “他名气很大,你不会不认识吧?”她依旧不死心。

     “不认识。”

     “但他名气太大了,活在这个星球上想要忽视他都不太可能,真没人对你提过你很像他?”

     “没有。”

     她不再多问,不管他是不是报纸上的那个米勒,她都准备偷拍一张他的照片给郭小悠传过去。

     趁他不备,她拿出手机,将它调到了拍照模式。

     刚对准他的侧面,他突然起身,吓得暮秋差点儿把手机掉到了地上。

     但他关心的并非她的手机,而是窗外。

     他的神情非常专注,若有所思的样子好像在暗自评估什么。

     突然,一道惊雷从天而降,紧接着窗外彤云密布,一股惊人的力量霎时从窗户猛然灌入,震碎了玻璃。

     玻璃碎渣飞溅而来,米勒大手一挥它们就消失的无影无踪。

     很快,空气里充斥着一股恶心的腐朽味。

     马桶上空的气流开始晃动,它倏然化作一束光向着两人直直冲来。

     紧要关头,米勒一把抓过暮秋,一个转身将自己毫无防备的后背完全暴露在了飞来的光束中。

     鲜血染红了视线。

     在暮秋尚还清醒的最后一秒,她透过米勒金色的发梢看见无数的射线从他们身旁交织而过——

     睁开眼睛时,暮秋躺在一张华丽丽的床上。

     这是一间巨大的卧室,头顶上方的屋顶布满了天使的彩绘,宛如拉斐尔的杰作。

     一旁的炉火噼里啪啦的在壁炉里跳跃,不时往外喷射出零星的火花。

     侧过身子,正好对上一双冰蓝色的瞳子。

     那是个很漂亮的少年,麦金色的短发干净利索,身子骨在黑绸上衣下显得特别瘦削,他的模样最多十六七岁,但眉宇间却透着一股超越年龄的沉稳。其实,说那是沉稳,不如说是冷漠。

     他坐在轮椅上,见她醒来,转动轮椅停在了壁炉前,弯腰拾起一根木头,把它丢进了火炉。

     暮秋动了动手指,指尖碰到了身下那层柔软的床单,看来知觉还都正常。

     “我在哪儿?”她虚弱的开口。

     但回答她的并非轮椅上的少年,而是房间另一头传来的声音。

     “你醒了。”

     循声望去,层层纱幔的后面有张巨大的书桌,上面堆满了图书跟一些杂物,桌子后方有面石墙,石墙上挂着一张充满东方神韵的手工地毯。

     这时,桌子上方一顶奇怪的帽子开始移动起来,它沿着桌子的后侧来到了桌子的前方。

     帽子的主人是个约莫七八岁的小男孩,茶色的眼睛大而明亮,他穿着一身白袍,外面套着一件深蓝色的斗篷,取下帽子,他对她友好的一笑。

     “感觉好些了吗?”他说着一口完全陌生的语言,奇怪的是暮秋居然可以听懂。

     见她一脸疑惑,男孩又补充道,“昨晚开始你就一直持续高烧,还满口胡话,多亏了胡安调制的药剂才勉强退烧。”

     “胡安?”

     男孩指了指轮椅上的少年,“是米勒请他来的。”

     米勒?她记起来了,那个自称扫除师的家伙。如果男孩口中的米勒就是那个凭空出现在自己家里的米勒,那说明他还没死。

     “米勒在哪儿?我要见他。”

     “你先别激动,他可能晚些时候会来见你。”

     暮秋的头很疼,她使劲按住太阳穴好让自己尽快清醒,但她越是强迫自己,头就越疼。

     就在这时,门外传来通报声。

     她没听清他们在通报什么,但男孩的反映明显过激,只见他快速奔向胡安,在奔跑的过程中居然变成了一只银白色的小鸟。鸟的尾部很长,头上有种类似孔雀的鸟冠。

     暮秋目瞪口呆,完全傻住了。虽然电影里这种场景看过无数次,但真实见到时她还是无法冷静。

     这时,门开了,那是条金碧辉煌的走廊,富丽堂皇的程度宛如宫殿。

     仆人们站成两排,一名成年男子从中间的通道走了进来。

     他的视线先是扫视整个房间,接着停在了暮秋身上。

     一股寒意席卷了暮秋的全身。

     同样是冰蓝色的眸子,眼神更冷,宛如玄冰,他的发色是麦金色,头发很长,散在身后,那一身的派头像个十九世纪的欧洲贵族。

     “胡安,父皇叫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