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003大明星都是公家的
    眼见两个女孩打得火热,顾辰阳拿过报纸,简单的翻译了起来。

     一听他充满磁性的嗓音,她俩顿时安静了。

     原来米勒最出名的身份并非演员,而是他所属的那个古老家族——维奇亚。

     这个家族有多古老谁也不知道,但作为该家族的第一百零九代独子,他一直是家族的宠儿。

     又因自幼喜欢戏剧,才走上了演员的道路。

     五岁时,他以舞台剧《b-b-boys》一举成名后,星路可谓一帆风顺。

     短暂的演技生涯中,他出演了十部囊获多个全球性大奖的影片,并担任主角,但公众关注的焦点却始终不是他的作品,而是他的背景。

     为此,他常常苦恼不已,希望媒体不要再称他为来自维奇亚家族的米勒,从而改口为男演员米勒。

     但爱八卦的地球人很难有谁做到不去挖掘他人的隐私,特别是名人的隐私。

     就在前不久,米勒宣布退影。

     消息一出,瞬间淹没了各大媒体的头版头条。

     各家媒体都在争相报道,想要知道个中隐情,但对于媒体的执着米勒一概不闻,并玩起了失踪。

     他的失踪不光让影迷黯然伤神,就连维奇亚家族的老爷子也不知自己孙子的去向。

     着急的老爷子很快病倒了,主治医生也下了病危通知,说他最多还有一周的寿命。

     维奇亚家族开出大价钱悬赏米勒的消息,网络、报刊不停爆料出有人辞掉工作去专职寻找他,因为那笔赏金足够他们辛苦十辈子。

     但事与愿违,他们找到的除了那些同样想要赏金的好事者,就是那群狂热到失常的米粉。

     这份报纸整版整版事无巨细的梳理着维奇亚家族的祖宗十八代,还分析着他们庞大的家族产业,它把他们吹了个天花烂醉,好像那家子就是这个星球上最富有、最有势、最牛逼的一群人。

     顾辰阳报道结束后,郭小悠一脸骄傲的望向一脸懵相的程暮秋,显然一个娘夸儿的眼神。

     “知道我家米勒的厉害了吧?”

     程暮秋恍然大悟后又若有所思。

     “确实厉害,不过我说的是你,不是他。”

     “啥?”

     “知道吗郭小悠我被你那种飞蛾扑火、赴汤蹈火的热情给感动了,你果然是这个星球上最中二的少女,为了偶像书都可以不读,愿你永远保持一颗纯真的少女心直到生老病死。”

     “呸!你才生老病死呢。再说本姑娘只是暂时休学,没说不读。”

     “郭小悠,好好感谢你爹妈,因为他们你才可以一辈子花痴到底。”

     “我自己爹妈我当然感谢,不过倒是你,上次听辰阳说你爹来认亲了,结果怎么样?”

     程暮秋瞪了辰阳一眼,那小子正假装有模有样拿着新礼物欣赏呢。

     “他给了我一张卡和一些钱。”

     “程暮秋我说你有点出息好吗?你收他这些东西不就等于原谅他了吗?你曾经不是说要让他内疚一辈子吗?”

     暮秋笑了笑没说话,她原不原谅他跟他原不原谅自己是两回事,就算她如何想要惩罚他也不及他想要惩罚自己。她知道他对她们母女的愧疚在她原谅他后也会一直伴随他的一生。况且他是她爸,这层血缘这一辈子是注定了。

     “好了,先吃饭,饿死我了,待会儿我还要早点儿回去,你知道我们那里晚上治安不好。”暮秋催促道。

     “治安不好换小区呀,你爸不是给你钱了吗?”

     “那钱我打算明天捐给希望工程。”

     “哇,程暮秋,装清高呀?自己都泥菩萨过河还这么高冷。”

     “我不是清高更不是高冷,只是我妈生病时别人给我捐过钱,所以我得把这钱还回去。”

     她爸的钱她一分钱也不会用。这话她当然没能说出口。

     晚上回家时已经十点,小区外的一家报刊亭还开着。

     眼前的书刊杂志报纸头条清一色都印着米勒·加百利·维奇亚不同角度却同样风度的照片。

     而对于金发蓝眼的帅哥她向来不太感冒,但眼前这位米勒先生的容貌却好看到让她的眼睛都为之一亮,她不得不承认真正的美是没有国界的。

     “小姑娘,买报纸吗?”报刊亭的大叔伸出脑袋,“晚上的收班生意,半价一份。”

     她随便拿了一份,付了钱,将它裹进口袋,走进了小区。

     刚进小区没多久,电话就响了,是顾辰阳。

     “喂,辰阳,我快进门了。”

     “睡觉前再给我个电话。”

     “不用了吧。”

     “这是惯例,必须的,让我知道你安全。”

     “你对我这么好你女朋友知道吗?”

     “我没女朋友。”

     “那就赶紧找一个呗。”

     “??”

     “好了不跟你说了,黑灯瞎火的我要拿钥匙开门了。”

     她做贼心虚的挂断电话。站在大门前,门把上正插着一张卷成圆筒的黑色传单。

     拿了下传单,瞟了眼准备将它丢掉。

     突然,明晃晃的‘扫除师’三个金字引入眼眸。

     扫除师?

     这对她来说是个新鲜的词汇,好奇心促使她看完了整张传单。

     ◎特别促销◎

     如果你想解决你的烦恼

     成就你的事业

     完美你的爱情

     提高你的收入

     实现你的梦想

     那还等什么?

     只需在布满水雾的镜子上写下:扫除师

     我们将在最短的时间内为你派出专业人士登门服务

     只花少量的¥¥¥¥¥,我们就能让你好运连连

     不要犹豫,不要怀疑,我们专业的扫除力能让你重新拥有强大的正能量

     别再等待了了了了了

     别再错过了了了了了

     (只需在布满水雾的镜子上写下:扫除师!)

     这或许是某家家政公司的新型宣传广告,这年头连清洁工都升级为‘师’了。

     果然,她已经很久没去关心过这个世界在发生什么了。

     将传单翻了个遍,她硬是没从上面找到任何的电话号码跟联系地址。

     如此奇怪的传单她还是头一次见,如果它是个广告至少应该留个联系方式或二维码扫描吧。但这是什么?几乎等同于一张白纸。

     她一边想着,一边开门,前脚刚一踏入大门,后脚就顺手把新买的报纸跟传单丢到了玄关的壁台上。